自己产量丰衣足食(•̀ω•́)✧

【瞎叨叨】哥哥这种生物

#本意就是想把兄妹所有语音写一遍,所以不要在乎逻辑和情节了

————————————————


(中)

露娜在长城守卫队住下的当晚,又跟队里的小疯子打了一架。

起因是她按照铠的描述吃了他的晚餐——一份牛肉。

恰好也来厨房找东西吃的玄策撞见这一幕,当即气的跳脚。嚷嚷着:“你是谁啊混蛋居然偷吃我哥哥做的晚餐!!”

当然结局是露娜用月下无限连把他收拾得妥帖。

她用玄策的武器飞镰把他自己捆了起来,很无奈地说:“你们这些人都怎么回事,一定要先打架才能说话吗?”

玄策龇牙咧嘴挣扎着,显然无济于事,于是他愤恨地瞪了露娜一眼,接着向天大喊:“哥哥!”

露娜紧接着就看到塌掉一半的厨房大门下出现了一个白发兽耳青年。

露娜就这样认识了百里兄弟。

在百里哥哥赶来后他们三个终于正常的进行了交流。

百里玄策得知露娜是铠的妹妹后笑的上气不接下气:“哈哈哈哈哈铠是你哥哥?不可能吧!他那种家伙一点也没有哥哥的样子。”

露娜不高兴了:“我哥哥的样子就是哥哥的样子。”

玄策:“那我们的哥哥还真的不是同一种生物。”

露娜:“我们是人类,你们是魔种,确实不是同一种生物。”

“哥哥和哥哥之间的差距,会比人类和魔种的差距都要大。”玄策像条哈士奇一样坐在地上,乐不可支。

百里守约将厨房修缮好,探出头来叫玄策:“玄策,吃饭了。”

玄策蹦了起来欢欢喜喜地进去了。

没过一会儿露娜在外面听到他嚎叫:“怎么又是草!”

守约说:“玄策正在长身体的时候,不能挑食哦。”声音非常温柔。

露娜想到白天,她与铠单独对峙的时候,鼓起勇气对铠说:“足够强大到可以挑战你,哥哥,并带你回家。”

而铠,冷冰冰道:“不,回不去了。”

露娜站起来,拍拍身上的灰,走了。


铠于半夜醒来,翻来覆去睡不着,便出了房间,到长城上去散步。

在朗月疏星下,他看到了那个模糊出现在梦里的人正独自坐在长城边缘。

那人大概听到了他的脚步声,转过头看他,轻轻叫道:“哥哥。”

铠走了过去,也在她身旁坐下。

“我听李白说,你是从很远的地方来的?”

“起源之地。”露娜点头,“你以前也是从那里过来的。”

铠不言语,尴尬的沉默弥漫在两人中间。

露娜又道:“我一直在找你。你真的忘了以前的事?”

铠点头。

露娜有些激动:“半点值得回忆的也没有么?”

铠抬眼看她,认真地说:“我记得你。”

“我常常在半夜醒来,比如今晚。我总是做一个充满罪孽气息的梦,梦的最后,是寒星下的别离。那个在我身后喊我的人,是你吗?”

露娜有些沮丧:“你还是只记得那个晚上的片段吗?”

铠摇头,轻声说:“有个小小的影子,留在我心底,挥之不去。”


(下)

露娜在长城住了一段时间,每天都能看见铠与小队成员热热闹闹的相处日常,这与她原来想象的很不一样。

她以为哥哥被诅咒的命运被触发后,整个人会失去控制并充满戾气。但是在长城小队的哥哥,是虽然看上去冷冰冰但有些喜怒哀乐的正常人,甚至比以前在家族中更有人情味。

露娜对铠说:“你超越了魔道。”

铠已听露娜大致说过自己罪恶的过往,他看着热热闹闹的长城小队,感觉置身于一个新世界,与那段黑暗的过去彻底决裂:“我想那是因为,我终于学会了控制自己。”

露娜有些失神,以前将找到哥哥救赎哥哥作为目标,而如今,她确实找到了哥哥,但哥哥已然完成了自我救赎。


她曾试探性的问过铠:“你真的想要一直留在这个地方吗?我都找到你了……你还是不跟我回家吗?”

铠给她的答复是:“很抱歉,但是无怨无悔。抛弃执拗,未尝不是人生的解脱。”


铠看着露娜茫然的脸,突然歪头,温软道:“微笑吧,会很可爱。我一直阻碍了你吧,我不该成为你的负担。”

露娜回神,眼中渐渐坚定:“但也让我有勇气去超越你。”

铠知道她想开了,心中也很舒坦,便脱口而出:“你的哥哥会深爱如此充满勇气的你。”


第二天,露娜悄然离开了长城。

露娜消失了这件事情,还是玄策去找她打架没找到人才发现的。他立刻蹦哒去跟守约说了,极度不负责任地猜测道:“她是不是被铠气走了啊?又不会做菜又不会打扫卫生又不会照顾人的哥哥要他何用!”

守约看着站在瞭望台上眺望远方的铠,摸了摸玄策的头,笑道:“身为兄长,都会以自己的方式去爱血脉相连的那个人。”


—完—

评论 ( 2 )
热度 ( 25 )

© Am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