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产量丰衣足食(•̀ω•́)✧

【邦信/思念成疾】修罗场

#控制不住自己撒狗血的手

#其实只是想写自己喜欢的几个梗而已_(:з」∠)_


----------------------------


09、


        暑假第一个月,刘邦参加了本市一场规模不小的唱歌比赛。

        并且在决赛遇到昔日学霸前桌时惊掉下巴。


        暑假第二个月,刘邦与张良正好想去同一个城市旅游,于是结伴同行。

        在烟雨朦胧的古城客栈入住的第一天,他们碰到了一个熟人。


        在楼梯转角,刘邦看到前方有一个清隽黑发青年笑着对身旁人说话的侧脸。在暖红的灯笼下,刘邦看到那个暧昧的笑容不禁说了句:“张良你看,前面那对情侣的女生发色有没有很熟悉?”

        黑发青年听到这话以非常奇怪的表情迅速扭头扫了刘邦一眼。

        他“女朋友”延迟了几秒钟,也缓缓转过头。

        刘邦瞬间就想扇自己一个大嘴巴子。

        张良在这种奇妙的气氛里,自若地说:“嗨,韩信,好巧啊。”


        其实一点也不巧。

        张良刘邦入住客栈的第一天,恰好是韩信与他那个师弟来此旅游的最后一天。

        两边人简单寒暄了一下,只能相约晚上一起出来吃个宵夜,在吃宵夜时刘邦还反常地喝醉了,最后夜市人都纷纷散去,只剩张良拖着烂醉如泥还说胡话的刘邦回了客栈。

        刘邦第二天醒来时非常混乱,因为他有喝醉酒就失忆的毛病。起床时刘邦脑海里闪过一些模糊的片段,心里突然非常不安,模去隔壁房间问张良:“张良,昨天晚上我是怎么回来的?”

        “反正不是你自己走回来的。”张良头也不抬。

        刘邦对这不明态度有些抓狂:“你知道我在问什么!是你送我回来的吗?”

        “昨天晚上韩信和他师弟先走了你总记得吧?怎么,你突然问这个干嘛?记起来昨天晚上做的蠢事了吗?”

        刘邦沉默地摇摇头,回了自己房间。

        他确实不记得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但他模模糊糊想起了一张跟他靠得很近的脸。

        属于韩信的脸。

        他似乎是叫那个人凑过来,然后伏在他通红的耳旁说话……

        他记不起前因后果,也记不起自己到底说了什么。

        盘旋在脑海里的醉后画面只有两个。

        一个是韩信与那个只对他笑得阳光的青年相携离开的背影。

        另一个就是空荡荡的街头,他伏在韩信肩头,贴着他的耳朵低语。

        后面那个应该是假的吧。

        毕竟他醉酒后,看到的每个人都是韩信。

        这就是分开后两年,他与韩信唯一一次见面。


10、


        韩信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他有点不敢置信,对内容,也对声音。

        他转过头,看到的是刘邦言笑晏晏对着身旁人的侧脸。

        张良还未看到他时,对刘邦嗔骂了一句:“左边那个很明显是男的。不要因为你是个基佬看所有人都是基佬好吗?”

        韩信听到这话脑子空白了一瞬,随后是各种纷乱的念头塞满了脑子。

        ——刘邦……是基佬?他喜欢男的……?

        ——张良怎么会知道?

        ——他们不在同一所学校吧,怎么会一起出来旅游?

        ——是我想的那样……吗?

        刘邦显然之前没有认出他,磕磕绊绊说:“韩……韩信?你,你怎么留长头发了?

        张良与刘邦与他们相约宵夜,韩信答应了。

        回到房间收拾好了东西,赵云问他:“前辈,刚刚那两个是你以前的同学吗?”

       “恩。”

        “你跟他们以前关系是不是不大好啊?”

        韩信颇为惊诧:“你怎么会有这种感觉?”

        赵云看他脸色道:“你自从遇到他们,心情就不好。”

        韩信被赵云这样一说,突然就自觉心乱如麻。


        宵夜时气氛非常尴尬。

        四人中除了刘邦都不是爱说话的人,刘邦还反常地不言不语猛灌酒,叙旧叙得索然无味,加上明天还要赶早车,韩信与赵云便先走了。

        回去的路上他们拦了一辆出租车,韩信突然说:“我的钱包好像落在摊子上了……赵云,你先回去吧,我去摊子上找一找。”

        赵云愣了愣,直勾勾盯着韩信看了三秒,说了个好,独自坐车回去了。

        他其实看到了前辈外套口袋露出了钱包的一个角。但他什么也没说。


        韩信回到他们吃夜宵的地方,心中忐忑,总觉得自己有话想说,但不知道能不能说,也不知道敢不敢说。

        他一路的纠结在看到像滩泥一样趴在桌上的刘邦时尽数化作虚无,有了一种卯足了劲的一拳却打在棉花上的无力感。

        张良看到他折返回来一点也不意外,无波无澜地结了账,道:“我先走了,你把他送回去。好自为之。”

        韩信扶着完全失去意识的刘邦走在大街上,决心等他苏醒过来,就把话好好跟他说一下。


11、


         刘邦真正睁开眼睛时,迷迷糊糊看到了近在咫尺的脸,仿佛是韩信。

        他摇了摇头,想让自己清醒点,但好像失败了。

        人在醉酒后自制力会变得很差,他无法抑制自己凑上去蹭蹭再亲一口的冲动。

        他也果然这么做了。

        亲完后他果然清醒了一些,他用仅有的理智认真思索,推理出眼前这个完全呆掉的人应该是唯一留下来的张良,顿时十分窘迫,又窘迫又失望。

        但眼前这个人应该是这么多次醉酒后看到的最真实的韩信了,从脸到脖子,从脖子到肩,从肩到腰,从腰到腿……

        刘邦不愿意离开这个颈窝,只把脸转了一下,对着他的耳朵轻轻道:“过来点……”

        那只熟透的耳朵过来过来了。

        刘邦像吹风一样轻轻道:“……张良,我告诉你一件事……你不要告诉韩信……”那人的身体明显僵住了。

        我不是基佬,我只是对除韩信以外的所有人都没兴趣。

        一阵晚风吹来,刘邦晕晕乎乎又睡着了,连带着剩下的半句话又回了心的最深处沉睡。


---------------------------------------


啊,我写爽了,大家看看就好,别较真,别打我。

评论 ( 2 )
热度 ( 17 )

© Am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