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产量丰衣足食(•̀ω•́)✧

【邦信/思念成疾】一杯敬朝阳,一杯敬月光。


05、

刘邦打完架没多久,系花就和他分手了。

当夜他坐在湖畔的长椅上,一口又一口灌着冰啤酒。

寝室的哥们儿本来是陪着他的,围在他身边痛斥系花不仁不义花心善变。

刘邦却明显心不在焉地有一句没一句答着,最后像是不胜室友聒噪,挥挥手让他们走了。

他说:“我想一个人静静。”

他咕噜咕噜喝着酒,觉得空虚。

不是因为分手伤心而空虚,而是因为分手不伤心而空虚。

他心本朦朦胧胧的,在这个寒夜里却渐渐明朗。

不知是惩罚还是解脱。

浑浑噩噩拿起最后一听啤酒,对着遥远的月亮扬了扬,然后一饮而尽。

06、

韩信读的是艺校,室友几乎都是兴趣相投者,这让他对这个宿舍很满意。

让他更满意的,是他们宿舍采光非常好。

某夜韩信做梦,梦到南方入冬,寒气缠着人,丝丝缕缕钻入骨髓,活活把他冻醒了。

他醒来时迷迷糊糊,画了好几分钟思考他为什么会在南方仍闷热的九月,半夜做这样奇怪的梦。

最后得出结论,一是因为白天刷微博,看到北方人已经换上冬衣,让他觉得十分惊奇;二是因为,宿舍的空调温度太低了。

韩信醒来后就再睡不着,索性眯着眼睛笔直躺在床上,看着从窗户里透进来的光一点一点变亮变暖,最后,在朝阳升起时彻底变成红色。

那一刻,韩信心中突然豪情万丈,仿佛在雪夜里紧守孤城的将军看到了援军踏着春色赶来的曙光。

他想到在太阳升起的这一刻,说不定也有许多不眠人心中陡然升起各异的慨叹。他有一种冲动,举杯敬这朝阳,也是敬那不知何处与他一同看朝阳的陌生人。

但他希望他敬的这些人里没有那个人,因为北方的夜太寒了,而且熬夜伤身。

评论
热度 ( 18 )

© Am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