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产量丰衣足食(•̀ω•́)✧

【酒药鱼/娱乐圈paro】见到曾喜欢的人,你将怎样呢?

#排雷:前任现任虐雷文,接受不了速左滑

#前任酒鱼现任酒药(双向暗恋),还是那句,接受不了速左滑

#人物崩坏ooc严重,接受不了速左滑[重要的话说三遍]

#不知道打两对cpTAG的我会不会被撕呢


>>.01

夜十点。

天色昏沉,扁鹊正在整理用具,助理跟他打完招呼推开门走了出去。

白天跟热炉一般的城市在夜晚降下了高温,但夜风打到身上仍然是极不舒服地逼出了一层薄汗。

正因如此,迎面遇到那个戴着鸭舌帽和大黑口罩抱着一只雪白狐狸狗的青年,他不免多看了几眼。

青年似乎感知到他的目光,连忙欲盖弥彰般将帽檐又朝下压了压,并加快脚步沿着他来时的路走了过去。

青年急急推开宠物诊所的玻璃门,便像是舒了一口气,一把摘下帽子拉下口罩,揉了揉那头乱糟糟的栗毛。

助理透过磨砂玻璃门看里面那个隐隐透着熟悉的身影,模模糊糊懂了为什么今晚医生独自一人留了下来。


扁鹊偏头漠然问:“你一定要每次都在我快下班的时候来吗?”

那栗色头发的青年赫然是当前红透半边天的歌手李白。

李白熟门熟路地把抱着的狐狸狗放在台子上:“这时候人少啊!要是被认出来你这小诊所就得被我的老婆们挤爆了,这还不是为你着想?”

“那我还真是谢谢你这份好心了。每次你来我都得晚一个小时到家。”扁鹊带好手套,开始了对宠物的例行检查。

李白嬉皮笑脸道:“唉医生啊,你能不能顺便帮我检查一下?我最近被一只狼崽子咬伤了,我怕有狂犬病。”

“首先,我是兽医。”扁鹊手下不停,“其次,这年头你还能见到狼?没话找话也要遵循基本法的。”

诊所的位置略偏僻,尽管十点是大多数人夜生活的开始,在这片老城区却已是异常寂静了。

墙上的挂钟滴答滴答地转着,在这份静谧中,扁鹊觉得今天的李白安静得不正常。但忍了忍,他还是没有说话。

李白再次开口时扁鹊不自觉地呼了口气,但话的内容又让他不那么愉快:“医生啊,你见到曾喜欢的人,将会怎样呢。”

扁鹊即刻懂了,这是遇到前任了吧。

他眨了眨眼,道:“我没有喜欢过的人。但我猜测……”他幻想李白若不再来他诊所,多年后偶然于转角相遇,揣测自己心情,“大概是,自卑吧。”

李白吃了一惊,也不知道吃的是哪句话的惊。

静了一瞬,他叹口气:“不管平时多自傲的人,见到曾喜欢的人,都会这样吗?”

因为喜欢,所以下意识地手足无措。

即使那都是曾经了。


>>.02

近日本市有个规模颇大的电影节,电影节后的酒宴上,李白在衣香鬓影间看到了那个曾久久流连于他梦中的人。

被誉为颜值最高的天才音乐创作人的他,有资本保留一些与这个圈子格格不入的怪癖,比如拒绝一切聚会,拒绝一切妥协,拒绝一切虚假寒暄。

着一身浅蓝色西装,身形挺拔,气质高雅,表情冷淡。紧抿的嘴角昭示着他对这种摩肩擦踵场合的不适,但他执拗地站在原地不动,似乎在等待一个离开的契机。

他目光游离,撞上了这边惊愕的视线。

李白的惊愕尚未持续多久,那人便匆匆钻入人群,像是一尾鱼钻进了河流,再也不见。

他有些失落地想,明明当时说好了从此陌路,你躲什么呢?这样不像陌生人。



庄周离开大厅,在月色下轻轻喘气。

他那以美艳凌厉著称的经纪人端着酒杯赶来,在他身后叹了口气。

“你自己说要来的,怎么见了他还这样?我以为你放下了。”



李白灌了一口酒,道:“我应该是不喜欢他了吧。”

狄仁杰注视着喝闷酒的好兄弟,突然拿起他的手机解了锁,手机壁纸赫然是稚嫩的少年毫无形象可言的半醒照片。他指着屏幕带着怒气低声道:“哦?你不喜欢他了?”

屏幕上的少年远不如现在的青年精致好看,但是——

那照片里的人,瞳孔住着我。



庄周仰头看天空中晦暗的钩月:“虽然我放下了,但看到他我还是会有重新捡起来的冲动。”

阿珂冷冷道:“别忘了,当初你提的分手。你们不合适。李白那家伙到处撩人,你永远不可能用你的感情洁癖来要求他能做到。”她又将语气软下来,缓缓道:“我同意你来这次不是为了让你旧情复燃,是想你走出过去。”

“……嗯。”



“他嫌我浪荡,我怨他冷淡。我们用了三年时间,知道彼此真的不合适。”李白出神地看着屏幕,最后删了颠沛过多只手机保留下来的唯一照片。

想了想,将壁纸换成自家狐狸狗在诊所接受检查时扭曲的蠢照。狐狸狗的头上,按着一双戴着白色手套的手。

狄仁杰默默地看着他,心里感慨感情之路真是多舛。所以说,有只家养就是好。


>>.03

李白还是觉得很不可思议:“欸医生啊,你真的没有喜欢过的人?”

“嗯。”只有正喜欢的人。

“真的没有真的没有真的没有?”李白让他想起了曾来过诊所的一只神烦狗(柴犬)。

扁鹊迫于无奈只好用曾有好感的老师充数了:“好吧,有。”

李白逼问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心里反而更堵了:“那你再看到她心里是什么感觉呢?”

“我再也没有见过他,说来也奇怪,明明就在同一所城市,说遇不见就真遇不见了。他明明还活着啊?”扁鹊歪了歪头,用十分平淡的口气说。

李白咯噔一下,心说完了,这是红玫瑰白月光的节奏啊。

扁鹊瞥见他面沉如水,以为他还在想邂逅的前任,顿时觉得闷热。

李白也看到了扁鹊的脸色,虽然扁鹊好像永远一个表情,但他就是从那张面瘫脸上看到了不快。

他扯了扯领口。

忘了开空调?他看了眼遥控器,明明开着的。

那为什么这么闷?

……哦,我在意他,我喜欢他。我不高兴他想别的人。

想通了这个,他觉得豁然开朗,自己近段时间一切怪异表现都有了正当解释。

他一时觉得无措,低头乱按自己的手机,那双手就这样在他面前不停闪过。

“欸医生啊,”李白清清嗓子,向来以浪子自称的人突然紧张了起来,“虽然我没来得及参与你的过去,但我能加入你的未来么?”

>>.04

“如果——我只是说如果啊——我们以后分手了,你会对我说什么?”

“首先,这种假设永远不会成立。其次,我会说‘祝你幸福’,但我永远不会说‘祝你们幸福’。”

Fin.

注:1、那句【那照片里的人,瞳孔里曾住着我】出自苏打绿的一首歌——《喜欢寂寞》2、最后的话来源于网络,如有不妥请告知



评论 ( 5 )
热度 ( 52 )

© Am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