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产量丰衣足食(•̀ω•́)✧

【天下手游/奚x冉/一发完】摄魂(私设如山

#冉作为一个只出场半章的人物存在感太强了_(:з)∠)_特别是配上边江大大的声音我爱死他了

#因为剧情一遍过回过味被这对萌(虐)得半死,又懒得重新练个号看剧情了,很多细节应该是对不上的,比如我真的记不起来冉第一次附身是谁了(ㅍ_ㅍ)干脆全私设了

#这对真的太冷了,还是要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啊[叹气

#零章是原剧情一些台词,主补前两世剧情


>>.00

“奚,你想做什么就要去做什么。”

“无论我是白龙还是冉,这都是我最后一次生命,我一定会好好珍惜!”

“你要救他?”

“对啊,是啊。像他那种臭屁的小子,肯定不愿意欠我人情。”

“嘿,没事了……”

“好好好,我就待在奚身边,让我们的幽冥令主好生看着我,行吧?”

“冉。”


>>.01

冉第一次去往人间时,便听说幽都王新近收养了一个小孩。

彼时他年纪也不太大,习成炼魂术时日也不久,懵懵懂懂就成了幽都王下属,稀里糊涂就被派去执行任务,只有幽都王发布了指令他才肯动一下,平日里对什么都懒懒散散,好在这具身体的主人本就是个好静的病秧子,也没人生疑。

来给他派送命令的幽冥使者与他顺嘴提起这件事时,他像听以往若干个八卦一样,左耳进右耳出,没一会儿便忘了。

毕竟对那时的他来说,这个世界除了如何生存,也没什么值得记住的事。

即使活下来了,也不知道要去干嘛。

他就这样漫无目的地在那凡人躯体内漫无目的地又生活了几年,见识这天下的花开花落,云卷云舒,心里慢慢生出了一些心思,他又说不清到底那到底是什么。

只是听服侍他的婢女经常说:“公子真是越来越有人情味了。”

冉一个人坐在庭院里品茶观花时,也真觉得自己越来越像个人了。

是人,便会开始有所求,比如美景、美色与美酒。可惜这身体还是很差,每次喝酒总会被阻拦。

人的一些劣性他也不可避免地沾染上了,比如,权欲。

多年来他只听从幽都王一人调遣,连嚣张跋扈的公主墨姬碰到他,都要微微收敛一身气焰,这种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优越感,只要是一个正常人就会享受。

所以当他听说幽都王任命了一个小子为幽冥令主,统御北溟精锐,连自己都要听他调遣时,内心不可说是服气。

恰逢华夏国宴,新上任的令主立马给他下达了一道趁宫宴刺杀当朝宰相的命令。他接到密令时脸色难看,只想指着那小令主鼻子骂他不知天高地厚,当朝宰相可是太虚观出身,法力高强为人正派,在国宴众目睽睽下刺杀他,谈何容易?

真到了国宴那日,他借着凡人躯体躲过了对妖魔的搜查,并且凭借世家公子身份勉强得一席位。

宴会开始时,他一派风流,与旁边同为酒肉饭囊的公子哥神态自若地讨论在场哪个舞姬更为妖娆,那男女不忌的家伙甚至把眼光投向了一个黑衣琴师,嘿嘿嘿地猥琐笑。

冉望向夜空,明月高悬,已到了约定的时间。他借口更衣离席,悄步走向了后花园,那里有一个被门下学生暗算而晕眩的宰相。

解决完宰相,他颇有些自傲地缓缓归席,认为这第一次任务真是完成地完美无瑕。谁知不过一会儿,就有参宴的八大门派的弟子发现了尸首。

一时间场面混乱,舞姬乐师停下了靡靡之音和在场诸人统统站在一旁等待检查。

眼看着天机营马上要检查到他,冉握紧了全是汗的手心,想着大不了抛弃这个躯体先回北溟,总好过落入八大门派手里。

都做好了抽魂的准备,猛然间感觉手被人紧紧握住,魂魄突然归体,眼前模糊,只大概看到是刚刚那个被人觊觎美色的黑衣琴师。

>>.02

琴师一手抱着有半人高的琴,一手拉着他,悠然从人群自动让出的道里踱了出去。

看到他极懵的神色,琴师解释:“摄魂曲。”

冉立刻屏气,生怕惊醒中了魔怔的众人。直到走出人群,他才敢大口喘气。

琴师松开他的手,似也在端详着他。好一会儿,才说:“你就是冉?他们口中我的得力下属?”

冉从他的眼神里读出了嫌弃。不过他对强者和美人一向没有脾气,更何况眼前琴师二者兼是。

“我知道我刚刚屏气的样子很蠢,因为没有算好巡逻时间差点暴露的样子很废……但是,”他甩开扇子,“我可是很强的哦。”

“你就是奚?能从众人里找到我识破我的魂体,除了幽都王你是第一个。好!我尊你为幽冥令主!”

他将一番话说得铿锵有力,黑衣白发的少年却冷淡道:“我本就是幽冥令主,不需你特地认同。”

冉尴尬地笑了笑,暗地里磨牙:才多大就装高冷!臭屁的小子!

奚并不怎么来人间,他一般都留在北溟为幽都王处理诸多琐事。偶尔来人间,肯定会与冉待在一起。毕竟冉是他在人间唯一认识的人。至少那时还是。

冉带他倚高楼,放花灯,泛舟游湖,游遍芳丛,对酒当歌,发现这人高冷的外表下,是比刚入人间的他还要更甚的茫然。

冉曾问过他:“除了除掉宰相那次,所有人执行任务你都没有出现过。难道你就是专门来认识我的么?”

“你想多了。”奚在水榭中抚琴,随性却仍然悦耳,且悦目。

两人一时无言。冉今晚酒喝得多了点,有些晕晕乎乎,思维混乱得很,看着月光映照下的奚,很自然地便说:“我一直觉得你长得真好看,像神仙,不像妖魔……说起来,你在国宴那天为何可以混进皇宫?莫非你也是凡人躯体?”

“对,我是凡人。”

奚感觉到他越靠越近,呼吸沉重,染上脸颊,熏得他脸也微红。他其实并不很喜欢酒的味道,只在冉缠着他时才饮几杯,此时却觉得那人吐息间酒气很醉人,不知不觉将心底的话也倒了出来:

“我虽出生在北溟境内,可确实是凡人。幽都王看中我天赋异禀,将我收在身边培养。”

“啊,这样说来,你是幽都王从小带大的养子?”

“没你说的这么柔情,互相利用各取所需罢了……我,其实是伏羲琴转世,我终究要成为伏羲的。我从幽都王那获得资源,同时答应为他杀三个人,那宰相便是一个。”

明明奚的话后半段是那么惊世骇俗,冉却好像只听到第一句话:“互相利用各取所需……?我们也是么?”

冉软趴趴伏在琴上,仰头努力睁开朦胧双眼看他。

奚看了他一眼,又移开目光:“你有什么值得我利用的?宰相我自己也可以解决,当时不过想顺便试试你罢了。结果没发现你身上有何可取之处。”

楼阁外有桃花缓缓飘落,正好有一片吹落到冉润泽了酒色的唇上,他抿一半花瓣进口中,眯着眼睛笑了:“奚,你想尝尝桃花的滋味么?”

“……身上的可取之处么,我还是有的。我可带你领略天下至欢……”


>>.03

奚与冉一起走在街上时,路过的姑娘总频频回首。

冉摇着扇子:“看我呢。”

说完就有姑娘用超级假的演技“一不小心”撞上了奚,连声嘤咛。

奚未说话,冉立马特温柔地扶着她,防止她整个身子贴奚身上去,笑眯眯道:“姑娘走路可得小心啊!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像我公子这般耐撞。”

那姑娘翻了个白眼啐了一口,走了。

冉回家对着铜镜照了半天,气哼哼地嘟囔:“对我翻白眼干嘛啊?明明我长得很完美么,从前可多姑娘倾心于本公子啦。”

转眼就看到身后的奚……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再看镜子里的脸,瞬间挑出诸多毛病:“眉毛不够浓!鼻子不够挺!下巴不够尖!脸略大!眼睛略小!……”

奚耳力好,一字不落地把他的嘟囔全部听去,饶是他向来冷淡也忍不住笑出声:“二货。”

冉转头瞪他。瞪着瞪着突然就释怀了,这种人间绝色,多少人做梦都想拥有,现在不也是他的专属么?他才是真正的人生赢家啊!

尽管想开了还要装作气呼呼的样子:“下次附身绝对找个比你还帅的皮囊!”

“这个难度很大。”奚道,“附身的皮囊是按身份找,相貌如何是完全不会考虑的。附身到一个老头子身上也不是不可能。”

“……”

事实证明,乌鸦嘴这种东西,真的存在。

公子病死后,冉用魂气的形态回幽冥待了几个月。几个月里奚一直在帮幽都王处理政务,偶尔去人间,也很快就回来了。

墨姬公主戏谑他在炼魂塔藏了宝贝,往常诡秘的行踪突然就简单了,若是在大殿见不到他,去炼魂塔找,保准在。

“奚,你整日待在这混沌的幽冥,不无聊么?”

“有你,还好。”

冉觉得奚和普通的幽冥人是不一样的。幽冥的生物大多只求一个生存,可奚生存无忧,他甚至不是必须留在幽冥维系生源的妖魔,他是人类,是可以生活在阳光底下的生物。

现在奚留在北溟是为了他,那如果他也离开了北溟,并且不必与他长相厮守呢?奚就会走遍天下去追寻自己想要的东西了吧。

冉做梦,梦到自己变成了缠在奚脚上的锁链。

冉又去人间执行任务了,他这次真的附身到了一个走路都不利索的老头子身上。

奚抱着琴站在他面前,不语。

老头子咧开没剩几颗牙的嘴巴笑:“这老爷子估计最多一年寿终正寝,一年后我一定认真找个跟你一样帅的人或者妖附身!”

奚定定地看着他,点头,转身,离去。

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冉觉得,自己好像也找到了生存本身的意义。


>>.04

最后一次附在白龙身上,冉有点难过。

难过这是自己最后一次附身机会,难过奚居然没能立刻认出他,难过奚终于有了称之为同伴的人,不对,这明明该开心。

他们才是一路人。

奚最终还是认出了他,怒气冲天。

冉附身在白龙身上意味着,不可能有什么奚完成夙愿后再去找冉长相厮守的美满结局。

有个放弃成神的两个半神长相厮守的结局也很美满吧。

奚怒气冲冲地一人走进了树林深处,却遇上了埋伏,缚神的绳网越收越紧,奚狼狈地倒在地上无法呼吸。

却突然听到耳边传来在无数个夜晚于身旁呢喃的声音:“嘿,没事了……”


白龙摇着扇子的模样多像曾经的他。

“凝魂为刃,是习炼魂术之人最后的杀招。魂魄最后一次脱离本体时,可引发最强的魂魄之力,其锋利和危机堪比神明。”

冉,你不是说要珍惜生命呢?

冉,你不是说要待在我身边吗?

冉,你不是说要让我好生看着你吗?

……

“冉。”


Fin.

评论 ( 1 )
热度 ( 5 )

© Am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