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产量丰衣足食(•̀ω•́)✧

【邦信】美人恩(下)

#上章传送门→美人恩(上)


---------------------------------------------------------------


>>.03

        龙可跃于野,可翔于空,可遨于海。御风而行,可挟飞仙,可抱明月。天地之间,无不可去者。

        之前百年与韩信未得一见,刘邦一直以为是白龙于天地遨游,两人行迹恰好错开,无缘相见。然而今日那双眼中的猝然惊慌之色却让刘邦隐约觉得,是韩信在躲着他。


        挑开“一梦黄粱”的酒帘,刘邦一眼便看见独自喝酒的白色身影。踌躇片刻,他还是换上惊讶的表情冲那人叫道:“韩信?”

        喊完后他又有些不安,只因他其实只见过韩信两次,而且两次都只看到一双眼睛,这样想来,这个自斟自酌的若真是韩信,那这便是他们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见面。

        那人抬头看他,无一丝诧异,一双淡漠的眼中隐有下好决心的熠熠星光:“你是怎么找来的?”

       看假装偶遇失败,刘邦索性也放开了。大步流星走到他面前,一撩衣摆坐在他对面,拿起桌上酒壶对嘴闷了一口,本是粗鲁的动作由他做来便生出倜傥不羁的意味来。

    “长安我熟的很,只要你还没离开,一家家找,铁定找得到。我想着,你现在应该在借酒浇愁——虽然我也不知道你有什么愁要浇——那就从酒家找起,这我就更熟了,好的酒家,统共就这么几家,‘一梦黄粱’很快就找到啦!”

        “你为什么找我?我跟你又……不熟。”韩信笑,接过刘邦递来的酒壶喝下一口酒,仰头时露出美好的勃颈曲线。刘邦与他同时“咕咚”一声。

     “青丘之变时你救过我的命,你对我有恩。”刘邦认真地说,“俗话说——最难消受美人恩。”

        韩信没想到他会这样说,一时被酒呛到,咳了起来。

        刘邦含笑:“俗话又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涌泉之恩无以为报。我想来想去,无以为报只有以身相许了……”

        “刘邦,”韩信平静地打断他,“我和你只见过两次,连认识都谈不上,说这样的话,你不觉得好笑吗?”

        “那在这斜风细雨里的酒肆中对饮一场,就可算相识了吧。”刘邦丝毫不将他的不假辞色放在心上,起身去要了一坛酒,很是豪情徜徉,“不醉不归!”

        韩信垂眸看桌上:一大坛还未开封的酒,一小壶已经喝完的酒,和一只他用过的酒杯。他仿佛无奈地接受了这场不期而遇,只出声提醒:“你忘了拿杯子。”

        “要什么杯子!”刘邦拿起还留有半盏酒的白玉杯,转了一圈,用唇印上杯沿口半干的水渍,一饮而尽。然后将杯子往地上一砸,拍开酒坛泥封,仰头猛灌一口,一手擦流到下颔的酒液,一手抓着坛子递过去,笑道:“这样喝!”

        韩信沉默地看了他一会儿,接过酒以更豪壮的方式灌下一大口,将坛子扔回刘邦面前,“哐当”一声巨响,坛中酒甚至洒出大半。

        刘邦却不受这挑衅,这时反而悠然抿一小口,单手支颐,笑道:“你这一口酒,终于喝出传说中韩信的样子。”

       “传说中我的样子?是怎样的?你眼中我的样子,又是怎样的?”兴许是喝多了酒,韩信渐轻狂起来,不复之前的清冷模样,双颊淡红,平白添了一丝艳色。

        边用目光描摹对面人的眉眼边回答道:“传说中的白龙韩信,嗜血、好战、暴躁、易怒、桀骜……”

        “……是个狂徒。”曾有人以相同面貌、相同话语这样评价他,与眼前人含着的轻薄笑意不同,那人说这话时几乎是咬牙切齿的愤恨。

        “我眼中的韩信,清冷、孤傲、超凡、脱俗,”说及此,他收起轻佻神情,一字一字道,“是个绝色。”

        

>>.04

        天色渐暗,桌旁的酒坛已堆成小山,刘邦醉眼朦胧间看到韩信不知从何处拿出一盏琉璃灯,小心翼翼点燃了火,放在他的面前。

        “前尘灯配上黄粱酒……不知君主醉后,我可会入你的梦?”

        刘邦怔怔地看着眼前的灯,琉璃罩上有什么画面走马灯一样地旋转闪过,脑海里仿佛有什么画面呼之欲出,却突然不敌酒意,倒头睡下。


        成神的最后一个关卡是下凡历劫。

        跳入转生池前,父亲透过重重云雾凝望着凡间,语重心长地对他道:“自你的两个哥哥为了人间私情弃了神身,我便只有你一个孩子了。你自断神根,这份将自己逼到绝路的狠劲很让为父惊喜。只是这最后一道劫,你可不要蹈了你兄长们的覆辙。”

        他垂眸,对父亲行礼,转身跳入万丈红尘。


        一场黄粱酒醉,那黄沙、哭嚎、龙椅、枯骨统统冲破自设下的封印跌入脑中,如此声势浩大,又如此俏怆幽邃。

        他想,原来是因为怀着心事背楚投他的小小将领在桃林中舞枪,他才记住了那人间的桃林;原来九重天上青丘血海,是他自以为的初遇,他却明晓的重逢。

        他想,那白龙大概还未走远,现在起身去追,大概还是追的上的。

        他想,以身相许的戏言现在该成真了,毕竟,这位美人的恩情,如此之重。


-完-

评论 ( 4 )
热度 ( 59 )

© Am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