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产量丰衣足食(•̀ω•́)✧

【赤帝之子邦X白龙将军信】美人恩(上)

#本来这篇是作为《故人叹》的后续写的,没想到后续写得比正文都长OJZ

#本篇的灵感最初来源于河图的《白衣》中的“一步踏尽一树白,一桥轻雨一伞开。一梦黄粱一壶酒,一身白衣一生裁。”

#完结传送门→美人恩(下)

☆HE,食用愉快


-------------------------------------------------


>>.01

        刘邦第一次遇见韩信,是在血月下,火海中。

        他接到青丘之变的消息时,不过刚封神不久,修为尚属浅薄,然终是少年意气,赶来投入了这一方战场。

        青丘之狐法力高深,且善幻术,完全不是当时的他可以一敌百不放在眼中的对手。长时间的血战让他体力不济,终于陷入幻梦。幻境是他确信未曾到过的一片桃林,他却无端觉得异常亲切,便放缓了紧绷的心神,忘了自己正披甲浴血。

        正沉浸于落英缤纷的美景中,突然有一道红光破开眼前一瓣落红直朝面门劈来。他下意识觉得那该是一束红缨,脑仁作痛,神智恢复清明,发现原是发狂狐狸的眼睛。狂狐的利爪已到咫尺,避无可避,连闭上眼都来不及。

        在这兔起鹘落间,有一银枪从旁伸来,铿锵一声挑开狐狸,救下他这战场上极不起眼的小神。

        顺着枪头向上看去,见是一满脸血污看不清容貌的男子,穿着一件分不清颜色的袍子,整个人就用这样晦暗不明的姿态,提抢护在他身前。

        只有一双注视他的眼睛亮得吓人。

        刘邦被这样惊险地救下,自是感激,只是一句道谢都没说完,那人就已转身离开奔赴战场他处,背影决绝地让刘邦平白生出被遗弃的无措。但每到危急时刻,那人又会提着长枪出现在他面前救下他,比刘邦用过的任何亲卫都要尽职。

        “我认识他吗?或是曾经对他有恩?”刘邦疑惑了。

        疑惑很快被解决:不认识。不曾。

        那人姓韩名信字重言,是闻名天界的白龙族年轻翘楚。虽然名字如雷贯耳,但也确实素未谋面。

        于是另一个疑惑就诞生了:“这人救了我这么多次,我该怎么报答他?”

        在刘邦想好要如何报答他前,韩信就已经消失了。

        确切地说,是他退下战场后就消失了。自始至终这位救命恩人没有与他说过一句话,甚至除了初见再没看过他一眼,只是沉默地,保护他。


>>.02

        沧海桑田,百年转瞬即逝。

        百年前震惊天界的青丘之变在刘邦的记忆里渐渐模糊,只有那个屡次救下他的白龙与那场莫名熟悉的桃花林一直印在他的心头,历久弥新。

        随着修为飞速精进,继承父亲名号,旁人不再掩袖而笑谑他“赤帝之子”,而是弯腰拱手敬他“赤帝”。

        这位“神二代”从前游手好闲被斥为天界败类,后来自断神根下凡历劫修得正果重登神位的奋斗史堪称励志,一心修行千百年如一日,这份恒心毅力令人叹服,所以有所成之后恢复了一些浪荡子的本性,也是可以理解的。

        赤帝府中人观其寻花问柳的放浪行为只得如此安慰自己。

        今日赤帝下凡作乐的日子选的不太好。凡间下雨了。

        听完戏出梨园时刘邦很是苦恼,人来人往,他也不好凭空抽出把伞,只得止步于出口处的游廊下避雨。

        清明的雨纷纷乱乱,打落了枝头开得正盛的杏花,在地上铺了一层又一层,煞是洁白好看。然而这洁白的杏花被凡人肮脏的靴子踩进泥泞里,又让刘邦很不忍看、

        正要移开目光,却猛然被桥头一双白靴吸引了注意。

        那靴子颜色与地上杏花相近,落地隐似爱惜落花而漂浮于空中,步态风流,一步踏尽一树白。

        视线顺着精致的靴子、胜雪的白衣上滑,直落在高束的黑发上——是背影。

        那人撑开一把伞,踏上了朦胧烟雨笼罩中的拱桥。

        尽管看不见真颜,刘邦仍不舍得移开目光,始终追随那人慢悠悠地走,慢悠悠地下坡,直到只看得到一个伞尖才万分不舍地准备与这背影道别。

        不知是否是他的眼神太过炽热,那人似有所觉,倏而转过身,一双桃花眼径直与这里一双凤眼对上,俱是心神动荡。


评论 ( 1 )
热度 ( 64 )

© Am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