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产量丰衣足食(•̀ω•́)✧

【邦信-练笔】筑坛

#背景是王者峡谷重生,跟上一篇没有半毛钱关系

凤冠霞帔 和 筑坛拜将 连在一起出来的脑洞,但好像写歪了

#纯练笔,无剧情

#虽然打了邦信TAG但其实邦哥并没有露脸,说真的

#好像我特别喜欢以信信刚睡醒为开头也不知道是什么痴汉心理


-------------------------------


    镜湖微澜。

    秋风染红了岸边树叶。

    落叶随水飘摇,撞上一条悠然的客棹,打了个卷,沉入水底。

    傍晚的湖面与霞色是一体的红,红得像掉进孤舟的叶子,红得像顺着落叶脉络蜿蜒的发丝。

    韩信枕着秋色入眠醒来时便是满眼的红。

    久睡使他头脑恍惚,他看着殷红的天,仿佛又看到多年前那人的瞳眸。

    那日的百丈高台上,万军拥趸中,他的眼也是如此红,映着红霞与红发。

    君王与将军相偕在高台上向军队致意,两人身影镌刻在火红云纹上,像极了喜堂中的新人。 

     君王抵着将军的额头低语轻笑:“这云霞盖在你头上,真像霞帔。”

    他似是不以为然地挑眉附和,却读出轻佻中的真心。心怀着自己的鬼胎,他似是开玩笑般回道:“那这真是一场盛大的婚宴。”

    君主的眼神极为多变,凌厉、暴怒、倨傲、忍辱、豪情、沮丧、坚定、迷惘……将军全都见过。将军在他身边多年,最忘不了的就是拜坛时的那抹小心翼翼的柔情。将军在昏暗的钟室里最后忆起那一幕时,突然就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了。

    他以为君主的眼中是坛上的他,却忘了坛下,是君主的天下。

   

    君主为他筑坛,拜他为将。

    他为君主效力,率军出陈仓、定三秦、擒魏、破代、灭赵、降燕、伐齐,直至垓下全歼楚军,无一败绩,天下莫敢与之相争。

    乌江畔的楚歌声里,他以为天下的苦难结束了,却不知他的苦难才刚刚开始。

    后人咏将军,诗唱:“高帝眼中只两雄,淮阴国士与重瞳。项王已死将军在,能否无嫌到考终。”

    小人的挑拨,好友的离去,君主的猜疑,如钝刀缓缓在肉上来回切割,时间久了,便从真心上剜下一块肉来。

    君主曾许诺天下绝不会有任何人事比将军重要,可最后终究是所有人事组合起来的天下赢了。

    将军并不信佛,可死前突然就期待起佛家所说的轮回转世。

    他并没有自己想的决绝,下一世他仍想遇见君主,只盼那时君主再无江山要照顾。


    夜色四合,韩信想起往事便忘了时间,任小舟随处漂泊,不知荡到了何处。

    岸边的树渐稀少稀少,芦苇渐繁多,初秋的夜空皎洁如洗,明月悬在疏星间,柔柔地洒下月辉,惊起萤虫四处飞舞。

    韩信闭上眼,觉得世界出奇的静。他听到萤火虫挥动翅膀,听到小舟漾开波纹,听到芦苇被拨开,听到灯烛在燃烧,听到有人在喊他名字:“韩信,归家了。”

评论 ( 2 )
热度 ( 25 )

© Amu | Powered by LOFTER